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_ 第二七九章.是什么要求?(8000字)-

时间:2021-06-28 14:2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和风遇月小说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第二七九章.是什么要求?(8000字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近卫对马带着东野司进了一个和室类型的会客室,随后又走到另一边的架子上取下茶叶,亲自为他倒茶。

    等到东野司坐下喝了茶水后,他才开口问了一句:“这是高级玉露茶,称得上是逸品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东野司将手中的茶碗放下,微笑着说道:“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确实挺不错的,只不过东野司什么都没尝出来,就觉得挺香的,和一般的大碗茶没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不过能得到东野司的称赞,近卫对马显然也挺满意,他与东野司面对面坐下,同样品了一口茶后,这才开口问道:“东野君是怎么认识凉花的?”

    终于进正题了。

    东野司打起精神,开始讲述自己与近卫凉花见面并且到交往的过程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倒是没有什么删减,就是多了一些艺术加工。

    当听见是近卫凉花主动表白东野司的时候,近卫对马还是有些小小吃惊的。

    自家那个脸皮子薄得跟纸一样的女儿还会主动表白?

    不过考虑到东野司也没有骗自己的必要,近卫对马也只是点了点头,又喝了口茶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气氛有点沉闷,东野司也察觉到近卫对马大概是在想什么事情,于是也没有主动搭话。

    大约一分钟后,一直没说话的近卫对马终于开口了:“有件事我一直弄不明白...说起来东野君为什么喜欢凉花?”

    他提出这个问题后并没有闭嘴,继续开口:

    “我就直接了当点说吧...按照东野君你这种底子,基本上是不会缺女友的...凉花她性格本来就很柔弱,没什么主见,老实讲,我甚至一直都在为她以后的生活担忧...所以我才有些困惑,为什么东野君会喜欢上凉花。”

    近卫对马询问这个问题是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不缺钱,长相也可以...而且见面后,近卫对马也隐约发现东野司进退有度,很会做人,就算是现在和自己独处一室说话,东野司也不见有多紧张。

    有才华,心理素质又好...近卫对马很担心近卫凉花对东野司倾注许多,最后东野司却拍拍屁股直接离开...

    电视新闻不是经常也有报道吗?某某女生因为某个负心汉男生寻死觅活的...

    近卫对马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变成那种样子,当然要问东野司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他喝了口茶,抬头平静地看向东野司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东野司在这个问题上会有所犹豫的。

    但近卫对马却没想到,东野司根本就没犹豫,很干脆地就回答了:

    “我喜欢凉花的长相。”

    干脆直接,完全不带拐弯抹角的。

    而且最重要的是简单。

    太简单了!

    就是干脆的喜欢近卫凉花的长相。

    近卫对马显然没有想到东野司会这么回答,他本来已经在脑中想象到东野司会如何如何诉说有多喜欢近卫凉花...结果就只是喜欢长相?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呢?”近卫对马反问,给了东野司一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东野司很耿直地回答。

    这耿直得有点过分,近卫对马都还刻意地给了东野司台阶下了的...结果没想到对方根本就不接这个台阶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东野君就只是喜欢凉花的长相?”近卫对马皱着眉毛又询问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是这样的。”东野司笑了笑:“很多人都标榜只看心灵,不看长相...但从实际上来看,有了好看的皮囊,才能真吸引到别人关注,我想这一点岳父不会否定。”

    东野司这句话近卫对马还是十分认可的,要了解一个人...你至少得对那个人感兴趣。

    而在两人互不认识的情况下,能影响到双方的就只有相貌。

    当年近卫对马和近卫凉花的母亲其实也就是这么认识的...后面近卫凉花的母亲跟着近卫对马跑到东京,又辗转回到青森县...那是一段值得追忆的日子。

    只是想着,近卫对马原本紧绷的面孔就有些放松了。

    显然是察觉到近卫对马的表情,东野司稍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路上询问近卫凉花关于她父亲的事情...总算是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他怎么可能那么耿直?开口就说馋近卫凉花身子?

    诚实有些时候确实是个好品质,但那也是分场合的。

    他不再犹豫,继续说下去:“正如我所说的那样,我一开始确实只喜欢凉花的长相,这是她吸引我的因素,除了这点之外,她同样也有许多优秀的点...”

    东野司开始例数近卫凉花的优点。

    比方说善良,娴静,是个值得托付一生的好女孩,再比方说她比起东京一些女生要老实许多...就连柔弱没主见这种缺点,在东野司的口中都变成了‘让人有保护欲’,特别能吃更是有魅力的加分项...

    不得不说,说话确实是有艺术的。

    一连串连击打下来,近卫对马听得都是连连点头,同时有些诧异——自家的小猪原来有这么多优点吗?听起来怎么天上地下只此一个了?

    他在那边表示诧异,这边的东野司则不慌不忙,他深知这个时候脸皮必须要厚,只要不是太过离谱,稍微有一点点‘艺术加工’也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况且那可是他东野司的女友,以后是要做老婆的那种,吹上天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虽然近卫凉花不像起点里一些穿越老哥那些女主角那样,什么九天神女,什么某某圣女,又什么神仙、鬼怪...但也已经极好的了。

    “停停...我大概知道凉花的优点了。”近卫对马终于忍不住伸手拦住了东野司。

    他听了一大片下来,也算是明白了...东野司确实是喜欢近卫凉花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他这个喜欢的热度能持续多久——这还是需要观察的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就是东野司已经过了第一关,正式进入了岳父看女婿的考察期。

    近卫对马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...该考察还是要好好儿考察一下的...毕竟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...

    这么想着,近卫对马又提出了问题:“有件事我想询问东野君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。”东野司没犹豫。

    老丈人问自己问题,这就是一个好现象。

    至少是对自己还有兴趣的表现。

    要真是那种连正眼都不看一眼,直接冷落的状况...那东野司才觉得有些悬了。

    “凉人应该与你有些矛盾吧?”近卫对马抚摸着茶碗边缘,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凉人...

    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东野司一愣,随后才从记忆深处的旮沓角落找到了这个人的具体信息——这不就是近卫凉花她哥吗?

    老实讲要不是带了个日语‘凉’字的罗马拼音,东野司一下子都还回忆不起来。

    当初这个近卫凉花便宜老哥动手直接打近卫凉花巴掌,东野司一个没忍住上去就是一脚将其踹翻,打得对方躺在地上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印象里那还是东野司来到这边第一次动手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时候近卫对马突然老账新翻了。

    那接下来要怎么办?

    否定吗?不管怎么说都不承认有过这回事吗?

    还是说肯定?直接承认?

    东野司思索着。

    大概五六秒钟后,他很干脆地点头回答:“确实有过矛盾,我动手打了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否定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显得很是坦然。

    东野司不是蠢蛋,同样的,他也不会真把近卫对马当成蠢蛋。

    对方能把生意做到这种地步,肯定是有所城府的...顶多就是在与近卫凉花的问题上面有些不理智。

    要真把这个老丈人当蠢货,说一大堆谎话,反倒影响他对自己的印象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东野司又补充道:“老实讲,动手打过他之后我是有点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后悔...?”近卫对马来了兴趣:“东野君后悔什么?”

    只见东野司稍微叹了口气,随后语气平静道:“我在后悔为什么没下更重的手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的真想法。

    要是早知道近卫凉花会是自己女友,他当初肯定会下更重的手,至少得让近卫凉人躺床上一个月下不来才行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是个文化人,基本不动手的,但只要一动手就要把对方摁住,打到对方看见自己都怕,看见自己都打哆嗦...这才是东野司的风格。

    很明显,东野司这回答让近卫对马都有些出乎意料,但很快他便笑了起来:“确实...这确实是一件比较让人后悔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老丈人居然不反对东野司这个想法,居然还隐约有拍手叫好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突然的变故让东野司都有点没想到。

    他能接受近卫对马沉默、责难、或者对这件事漠不关心的态度,但却没想到他居然一副打得好的表情...

    这又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难不成近卫凉人不是近卫对马亲生的?

    东野司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然后...

    他的想法就被近卫对马证实了。

    近卫凉人确实不是近卫对马亲生儿子,他是近卫对马与另一个女人结婚后,是那个女人前夫的儿子...只是改了名字姓近卫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”东野司沉吟一声。

    难怪当初近卫凉人下手那么重...原来他和近卫凉花不是亲兄妹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...东野司倒是没什么想法了,只是点了点头,便不再追问下去。

    “东野君难道不好奇为什么我那么纵容凉人吗?”

    “岳父不说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的。”东野司显得很平静,并没有刨根问底的打算:“再者近卫凉人最近也没在我与凉花面前出现...我总不能找个理由去揍他吧?”

    你不说,我不问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很实在,让近卫对马也禁不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这个女婿还是挺讲道理的,确实有君子之风。

    可是...近卫对马也记得近卫凉人练习过几年空手道的,怎么还打不过东野司?被直接一脚撂倒就动弹不得了?

    他有点闹不明白,但还是解释了一句:“这事告诉你其实也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近卫对马开始讲述起当年他与近卫凉人母亲的事情。

    近卫凉人的母亲是个很贤淑的女性,不争不抢,几乎不怎么生气。

    但也正是她这过于宽容的态度,导致近卫凉人从小就没被教好,到了与近卫对马结婚的时候,近卫凉人已经彻底长歪了,近卫对马也尝试教育过,但最后基本是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近卫凉人的母亲也过世了...这让近卫对马或多或少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然后就拖到现在,对方明里暗里对近卫凉花进行打压...

    “所以东野君你能代替我管教这个臭小子,其实我还是比较高兴的。”近卫对马看着东野司。

    近卫凉人之所以前面没找东野司的麻烦,其实也有近卫对马在后面警告...他其实早就对近卫凉人忍耐到一个极限了。

    东野司听到这里的时候禁不住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近卫对马居然把这么多的事情全部都告诉自己了...这明显有点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情况都已经属于家丑了,就算与东野司再怎么亲密...这些事情按道理也不应该告诉东野司这个外人的。

    近卫对马敏锐地察觉到了东野司的想法,他再喝了口茶,笑着开口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已经立好遗嘱了,算是保险。”

    “遗嘱?”东野司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嗯,近卫家后面的财产划分...我会把近卫家的核心产业划给凉花,留给凉人几家外部无伤大雅的公司,让他以后衣食无忧...这也算是我对他母亲的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...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我?”东野司眼睛眯起,并没有突然捡到一大笔钱的欣喜之感。

    他只是觉得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把核心产业交给长女...这其实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一般来讲近卫家这种有历史传承的家族,或多或少都有点重男轻女的...划给近卫凉人倒是没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东野...不对,司君,你得明白一件事,凉人只是在我名义上与我有父子关系...”近卫对马笑笑,指出了最关键的一点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近卫凉人不管在法律上还是在情理上都是他的儿子...可说到底,他身上流着的还是别人的血脉。

    “他并不像凉花那样,不是近卫家的血亲,我当然不能把核心产业交给他打理...因此我对司君也有最后一个小小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近卫对马看向东野司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要求?

    东野司挺直背脊,有些好奇:“请讲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个什么要求呢?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