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不可思议的山海_ 第四百九十九章 古之善射者有五-

时间:2021-07-08 19:3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油炸咸鱼小说不可思议的山海 第四百九十九章 古之善射者有五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重华赶赴东夷地,和原本的东夷首领皋陶一道,带着一行中原的使者,都见到了东夷九部的诸位大首领,开门见山的提出了中原的要求。

    当然,这让东夷九部的大首领们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“姚重华,东夷可不是中原的附庸,只不过是两家修战而结为盟好,但中原虽强,也不能这般辱人,今日让我们交出脍国的国主,明日让我们退开边界,那再过几日,是不是变本加厉,就要攻击东夷了?”

    脍国的存在是东夷默许的,有这么一个不是很强,但是总能骚扰中原边境的家伙,是变相削弱中原力量以及资源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如果让中原东征脍国,那么东夷只能眼睁睁看着中原飞速发展。

    “皋陶!你可是我们这里的首领,现在却帮着中原人来欺压我们吗!还是说你儿子和少典氏的女人结合之后,你也把自己当做了中原人?”

    “姚重华,你也本是东夷人,如今却也帮着中原人说话?”

    皋陶皱眉:“这说的是什么话,中原,东夷,既早已经放下兵戈,那就不当在战了,本,都要合为一家人,几位老兄弟,现在又何出此言呢!”

    “呵,我听说中原马上要内乱了?”

    麦丘氏族的族长开口,他是莱夷部,部族擅长造船、冶盐、种植麦子。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哼!何出此言?中原不想着怎么收拾内部的动荡,在这个时候还想着东征?”

    麦丘氏族长大手一挥:“四帝逼位,我看这中原也要完蛋了,皋陶!你现在回东夷,我们还给你一个大首领的位置当,你要是不回来,等四帝动手的时候,我看你也得死了!”

    皋陶的目光一肃:“你,被四帝找过了?”

    麦丘族长哈哈大笑:“少暤氏找的我!你再问问他们?”

    皋陶看向其他人,其他族长和巫师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少暤氏确实是找了东夷联手,不过东夷的回复也是模棱两可,因为他们被中原带着发展经济,四帝万一不成功,他们这帮人要是跳反不就又和中原干起来了么....

    但是现在,东夷不去找中原麻烦,中原却要求东征脍国,这就仿佛是唇亡齿寒的道理,这个时期虽然没有这个典故,但是不代表东夷人不懂。

    “四帝不会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皋陶只是这么说,言之凿凿,令莱夷,鸟夷,于夷等部族首领都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这时候,涂山氏来了。

    涂山氏族长涂青来到这里,周围的东夷首领都围上去,七嘴八舌的说现在的情况,涂山氏如今是东夷最强大的三个部落之一,九部之中的上三部,他们的意见很重要。

    于夷的大首领和鸟夷的大首领,凫更氏、东屠氏,他们都上来,询问涂山氏的意见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站出来表示,自己这里有个打过七折的办法,你们看看成不成。

    七折,只能是七折,不能再少了。

    其实涂山氏首领的意思是,我让三步,但你也给我点好处。

    一谈到打折,重华顿时就精神起来了。

    外交其实也是和做生意一样的,打折就表示对方意见不是很统一,那么就有利可图,重华是做小本生意起家的,所以他完全明白什么叫做细水长流。

    涂山是白夷(禹曰:“白者,吾之服也。其九尾者,王之证也。”)。

    鸟夷是风夷,即凫更氏,凫,水鸟也,同时这个部族,也是第一个制作编钟的部族,周代的考工记之中,专门把钟叫做“凫氏之钟”。

    东屠又称屠何,又称于夷,位置在河北的湡水,故又称湡夷,与黄帝的有熊氏有关系,有认为是黄帝二十五子之一所衍生的部族,曾经在周朝时攻击燕国,后来被燕国干翻了....

    其余的,譬如岛夷就是方夷,称乐浪;莱夷就是阳夷,称麦丘。

    一地在外的名称不同而已,就像是洪州联盟也有别号“昌南联盟”一样。

    皋陶以前是东夷的大首领,后来中原与东夷的关系缓和,他被中原请去当这个大联盟的刑法官,而他的儿子业和少典氏的公主女华相结合,生下了孙子益(伯益),故而东夷的老首领们都认为,皋陶现在已经不屑于回到东夷,而是希望成为中原人了。

    涂山氏族长涂青和涂山氏巫师涂昼互相对视一眼,涂青族长便对他们道:“这位就是姚重华,久仰大名,久仰大名....”

    涂青对着一个懵逼的中原使者说话,搞得边上的重华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涂山族长,那个,那个才是姚重华....”

    东屠族长长得五大三粗,两手抓着涂山族长的肩膀,把涂山族长的身子转了一下,这下才对着姚重华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这个兄弟他脸盲....”

    涂青族长看了看重华,哦哦两声:“原来这位才是大名鼎鼎的姚重华,我东夷的人杰啊,久仰久仰...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很尴尬。

    你久仰个毛啊,你连别人的脸都认不得。

    不过条件提出来之后,重华却沉默了。

    这个折扣,打不得。

    “攻下了脍国,那么脍国的土地为中原所有,东夷与中原持续开放边界,互通有无,但要把商丘至寿丘这条商路的所有权让给东夷,这,恐怕不行。”

    重华是这么说的,商路等于血管咽喉,岂能轻易送给别人,而且脍国那块地是飞地,打下来又如何,又不能管。

    “可,再追加些牛羊牲畜,盐货金铜....”

    “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那,再让五山,就以您所在故土历山为界,一并划给中原....”

    “不可。”

    东夷的首领们都很恼怒,重华则是道:“各位首领,我本也是东夷小辈,昔年在寿丘做买卖,也多亏各位首领照拂,但我如今,乃为中原秩宗,为帝君所信,所思所行,自要为中原考虑,商路之权,绝不可让....”

    “哼!当初就不应该让放齐那个家伙,把你从东夷拿走!”

    东屠氏巫师冷哼一声,显得十分不满,同时看向了当初管着寿丘贸易的自家族长,搞得东屠族长一脸扭曲。

    四岳说啥就是啥,要人就拿走,要粮食也拿走,要路还要拿走,我东夷真不要面子的吗!

    边上忽一人抗声问曰:“姚重华!既然中原不给商路,那东夷也不会让中原去进攻脍国!今脍国与东夷,兵屯数十万,将列千员,龙骧虎视,平吞河济之地,你以为何如?”

    重华视之,乃有穷天鄙之部的首领。

    天鄙氏,称赤夷,又作有穷氏。

    重华稍稍思索:“收脍地蚁聚之兵,劫九部不齐之众,虽数十万不足惧也。”

    天鄙族长冷笑曰:“中原昔年北征宗国,虽胜,然也计穷于程州,若不是天帝以身为诱饵,岂能尽灭宗地?而今犹言‘不惧’,此真大言欺人也!”

    重华也来了脾气,此时突然上前,面色严肃道:

    “天鄙族长,我是后辈,本当敬你,然你之言,实可笑!中原战士如云,大巫如雨,本不愿与东夷擅起兵戈,我亦是东夷之人,岂愿看家乡遭战事所洗?然此番征脍,实乃脍国屡次攻伐中原边界,伤民掠地,中原不伐脍,不足以平民愤,不足以服天下!”

    “我与诸部以仁,诸部予我以兵戈,我予诸部以义,诸部予我以凶芒,那这路不借也罢,这联盟不合也可,帝治天下五十年,世间大治,今脍国叨食中原之物,不思反哺,反而侵掠无度,天下之所共愤!”

    “此等恶部,该中原与东夷联手而讨之,如果东夷庇护,那实让天下人失望,子民不能生息,恶徒逍遥猖狂,这又与昔年帝挚之时有何不同!”

    “若东夷九部执意庇护,君不见神农氏时夙沙氏之事乎!”

    天鄙氏族长顿时心中一惊,张了张口,却是说不出话来,脑子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气氛有些僵持的时候,外面有人慌张进来!

    “诸位首领!寿丘来人,言白民国有人被射死于寿地,如今白民之人已经去到寿丘,要东夷给出一个说法来!”

    涂山氏巫师涂昼言道:“什么意思,怎么会有白民人被射死在寿丘呢!”

    “动手的是谁?!”

    那来者摇头:“不知道,只是知道,白民国主已经怒不可遏,大闹寿丘,并且质问....”

    “言东夷九部不交出脍国之人,反而射杀白民之人,是要和中原开战不成么!”

    涂昼脑子顿时轰隆一声,大惊失色:“我东夷之人在寿丘从来不可能妄射旁人,寿丘乃商贸之所,若是杀人,我东夷还能做生意吗!自西方中秦国人,至东北海波谷山大人国,无不知寿丘治理之善,怎么可能....怎么可能....”

    “这白民人乃帝鸿氏后裔,怎么就可能平白死在寿丘之地!”

    诸部首领顿时都震惊了,有人质问重华和皋陶:“中原这是在找借口不成!只是因为我们在斟酌不交脍国之人,就要借此强掠东夷之地吗!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剑拔弩张,有人抽出宝剑来,皋陶上前一步,老大首领的气势顿时让其余的东夷首领的动作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重华此时脑子里也在飞快的梳理情况。

    白民人乃帝鸿后裔,帝鸿是四帝之长,更是帝夋长孙,一直以来都想要把中原的祭祀权拿到手里,这一次在自己和皋陶大人来到东夷商议借路的关头,突然在寿丘出事,必不会是巧合,恐怕是四帝想要逼迫中原人和脍国,或者和东夷人动手.....

    借此,可以拿到祭祀权与兵权,帝鸿与缙云将有大作为.....

    重华心中顿时摸到了一条线索,立刻请诸多首领,一并前去寿丘,要把这件事情弄得清楚明白!

    中原和东夷,绝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出乱子!

    不过,四帝准备充足,少暤氏之前来到东夷,送回来很多人,他们现在已经开始煽动东夷很多部落人的情绪,一时之间,靠近寿丘的部族,群情激奋,开始前去寿丘要找中原人理论说法,而白民人也怒不可遏,当诸多首领来到寿丘的时候,已经发生了大规模的流血冲突!

    “杀了中原人!在寿丘还敢和我们闹事情!”

    有东夷的人甚至已经打到红了眼睛,白民人少,很快陷入单方面的被动挨打中,死了不少人,这事情越闹越大,诸多首领把那些人控制住的时候,神色已经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也在“极其快速”的时间内,被陶唐之地的人所知道。

    商丘人知道了,那些商人顿时把货物卸掉,不再向寿丘去运送,淮地的人也不再靠近两片区域,陶唐之城中,帝鸿上表,表示自己的子民居然被东夷人杀害,是可忍孰不可忍,东夷人狼子野心,不念这些年中原之恩,反而杀死中原子民,还拒绝调查,正当一举荡平,永绝后患!

    这件事情,连四岳都不好再说什么,四帝的上表,虽然被大部分人所怀疑,但是却没有办法反驳他们,因为很多中原的部落,在陶唐之地内,已经爆发了声讨,要求断绝和东夷的往来!

    会议开了一段时间,散会之后,帝放勋争取到了一段时间,而帝鸿则是明白,再拖也拖不了多久了,这场战斗已经被自己按下了快进键,是肯定要打了!

    而且,军权必然会旁落,祭祀之权,也绝不可能被四岳所掌握了!

    这是四帝的胜利!

    “大兄....到底是谁杀了白民人?居然弓箭所至,不见人影,连半点踪迹痕迹也没有留下,即使是大图腾射手也做不到,除非....”

    高阳氏大首领很奇怪的询问他:“除非是大羿,张挥那种人.....”

    帝鸿呵呵一笑:

    “这世上,大部分人都知道,射术最高的人有四个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是少昊的儿子盘,他就是牟夷,作弓与箭矢,他的弓箭可以射落星光,洞开天宇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是曾经射落九金乌,镇压天下的大羿,他的弓箭可以击九日而碎九渊,晃动四海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个是少昊的五儿子,也就是老张挥,他的弓箭不起眼,但却能弹弓碎石,无须上箭。”

    “第四个是炼气士中的蒲且子,他的弓箭上击青云,从北方发弓,南面的鸿鹄就会被击落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知道,这世间还有第五个神射手么。”

    “大羿有个徒弟叫做逄蒙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弓箭,可以欺骗人的眼睛,杀人于无形之间,昼夜交替的时分,他的箭就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